泰安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工程机械厂家

亚厦股份欠款纠纷案一石材供应商被欠800万

发布时间:2022年04月27日    点击:[0]人次

亚厦股份欠款纠纷案,一石材供应商被欠800万

亚厦股份欠款纠纷案,一石材供应商被欠800万

去年5月,亚厦股份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丁欣欣(持股7.49%)退任董事,公司小股东、原总经理丁海富升任董事长,原副总经理俞曙担任总经理。

材料供应商韩静(化名)日前拎着一袋方便面和矿泉水走进杭州望江东路冠盛大厦,如之前一样,他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韩静来找浙江亚厦装饰股份有限公司(002375.SZ,下称“亚厦股份”)讨要拖延了1年多的200余万元欠款,并计划到董事长和总经理办公室讨要说法。

“这种情况以前从来没有过,华中分公司出事之后,老板娘(张杏娟,亚厦股份实际控制人,持股13.03%)下定决心要整顿。”亚厦股份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亚厦股份原华中分公司发生商业贿赂事件,导致众多供应商货款被拖欠。

韩静只是数十家被拖延欠款供应商中的一员,其中金额最高的为一家石材供应商,被拖延欠款近800万元;被拖延时间长度达1年左右的共约30家,总金额逾2000万元。

亚厦股份要求追讨欠款的供应商签署一份协议书。这份协议书要求以合同价格的9折进行结算,理由为工程涉嫌商业贿赂、职务侵占等。

广州一家板材供应商李敏(化名)对本报记者表示,他听说过其他供应商存在贿赂的情况,但否认自身有商业贿赂等行为。他同时表示:“我们做板材的利润本来就很薄,价格本身很便宜,没有理由可以扣钱。打9折我不能接受。”

截至发稿,亚厦股份方面并未回复本报记者的采访请求。

一场讨债持久战

韩静与亚厦股份已经做了3年的生意,拖延欠款的状况是第一次遇到,但这已经将韩静的生活彻底打乱。

2012年,韩静承接了亚厦股份在华中地区一家酒店和商厦装饰项目的工程材料合同,并和亚厦股份华中分公司签署供货合同,合同总金额约为300万元。“按照之前的状况,月初我们把对货单、发票提供完整,月末就能结到钱。”韩静说。

在陆续收到约100万元货款后,一起突发的事件打乱了节奏。2012年中,亚厦股份华中分公司被撤销,财务权收归总部,而当韩静和其他供应商前往杭州亚厦股份总部收款时,却被一再拖延。

与韩静对接的亚厦股份采购人员告诉他,原华中分公司采购处一名朱姓负责人因涉嫌商业贿赂被调查,所有与华中分公司签约的供应商货款均被总部扣押拖延处理,上述供应商又以广州、佛山和湖北居多。

本报记者前往杭州冠盛大厦二楼亚厦股份采购处暗访期间,一名工作人员直言不讳地表示,“老板娘”已经将朱姓负责人“送了进去”。但在中国法院网等一些网站上,本报记者并未查询到朱姓负责人被立案或宣判的信息。

追偿欠款过程中,上述供应商被告知必须签署一份协议才能结算欠款,这份协议要求以合同价格的9折或8.5折结算。

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协议书显示,“就恒大中心工地、白云新城工地、保利国际广场……材料结算款事宜,因工程涉嫌商业贿赂、职务侵占等违法违规行为……扣除走账、虚开发票金额等非法款项后,根据核对数量,单价以9折结算”。

“原本亚厦的欠款是七八十万,因为收不到款,我到杭州总部闹了一次。结果被封杀,所有的项目都停了,欠款变成200多万。”上海一家石膏类产品供应商负责人表示。

欠款数目最大的为华南地区一家供应商,项目总金额近800万元,截至11月第一周该供应商欠款仍未收回。亚厦股份内部人士表示,原华中分公司对接的供应商仍有约30家未结清货款,约占总数的一半。

韩静此前曾在冠盛大厦附近一家青年宿舍住了1个月,每天早上便进入亚厦股份公司楼层,逐层拜访,“想混个人情,早点把钱收回来。”他此前的愿望是以合同价格收回货款,但拖延一年之后,发现个体与大公司对抗“实在太无力了”。耗了近一年后,他决定接受亚厦股份的条件,以9折的价格签署协议书。

隐性贿赂治理难题

与拖延供应商欠款时间重叠,亚厦股份在此期间发生多起事件,包括高管变动、股东违规减持等。

今年5月,亚厦股份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丁欣欣(持股7.49%)退任董事,公司小股东、原总经理丁海富升任董事长,原副总经理俞曙担任总经理。

亚厦股份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此次人事变动导火索仍为华中分公司商业贿赂事件,丁海富虽然名义上升为董事长,但实质上是“明升暗降”,公司行政权被收回。

今年7月,丁海富、监事王震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同时各减持公司股票62.10万股,交易均价为30.72元/股,合计收入接近4000万元,构成在定期报告窗口期买卖本公司股票行为。亚厦股份对两人进行处罚,丁海富、王震分别将减持所得10%凑整后各为200万元上缴公司并归公司所有。

“常规理解是不惜违规也要卖股票。”国内一家证券公司分析员对本报记者表示。

建筑装饰行业一位资深人士表示,隐性贿赂事件是建筑装饰行业的顽疾,这对公司治理提出挑战,“你手里掌握着几百万上千万的采购权,谁不削尖脑袋巴结你?”

广州一家材料供应商也表示,其本人虽没有贿赂行为,但请亚厦股份采购人员吃饭或“送两条烟”却较为频繁。另一家供应商透露,亚厦股份的工作人员曾向其提出拆借资金的要求。

一个与多家装饰企业有业务往来的供应商告诉本报记者,其他个别装饰公司的采购人员类似于材料员,决策权与财务权均在总部,通常实行总部调配、集团采购的方式;而亚厦股份的项目经理、采购负责人“权力很大”,按照之前的模式,项目经理和采购负责人既可以决定采购,亦掌握有财权。

不过,这种说法并未得到亚厦股份方面的证实。

问题的另一面,是亚厦股份营业收入与净利润保持30%~45%高增长的同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却明显恶化。亚厦股份年报显示,2011年,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36亿元;2012年降至1166.5万元,同比下滑91.43%;今年前三季度,亚厦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负7.58亿元,同比下滑90.11%。

相比而言,其他装饰企业目前的现金流也不容乐观。金螳螂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002081.SZ,下称“金螳螂”)今年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8266.49万元,同比下滑332.2%。

亚厦股份是中国建筑装饰行业第二大上市公司,行业地位仅次于金螳螂。此前金螳螂实际控制人朱兴良被检察机关带走调查、执行监视居住,引发了外界对建筑装饰行业运作模式的关注。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原标题:亚厦股份涉嫌隐性贿赂引发纠纷 遭供应商上门讨债

小银管眼线液笔

空气唇釉

瑞沛

小黑镜唇釉